宗教与国际组织新伙伴关系应对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1/24/2017      浏览次数:643

【英国布里斯托尔讯】  身着不同装束的宗教领袖们,在象征世界主要信仰的彩旗下行进的图片,让2015年9月在历史悠久的英国海港举行的这次会议充满了神圣感。

而联合国——通常关注更多世俗事务的机构——标志的大旗飘舞在队伍前列。

这种阵式却很好地传达了此次会议与议程的主题,即发展一系列宗教团体支持2030议程——该全球发展新计划在该月晚些时候被联合国采用——的行动计划。

包括了像开发给穷人小额信贷,提高受教育机会,植树,投资清洁能源,并推行绿色朝圣的承诺在内的信仰团体的行动计划,受到了出席会议的联合国官员们的欢迎。

2015年9月,来自世界各地的宗教领袖与联合国官员聚在英国布里斯托尔,讨论信仰团体如何贡献于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超过80%的世界人民表明有宗教信仰,”联合国发展计划署(UNDP)2015后发展议程团队主任保罗·拉德(Paul Ladd)在布里斯托尔说,“认识到这一点,如果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新目标,在未来15年里,联合国显然需要跟信仰团体紧密合作。”

尽管布里斯托尔承诺代表了把草根阶层的支持带进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重要一步,但如人们对2030议程的17个目标所知晓的,布里斯托尔会议及其成果,离宗教团体与国际发展机构之间在2015年唯一的新扩展协作还很遥远。

今年四月,作为结束极端贫困之努力,世界银行发起一项让宗教组织更好地参与之倡举。此举集中在一份联合声明的创作,标题是“结束极端贫困:一种道德和精神的当务之急,” 该声明初期得到全球约30个宗教领袖和宗教组织——包括巴哈伊国际社团——的赞同。

世银称,这个想法是为了“孕育必要的社会与政治意愿”,以便在2030年之前“利用”世界主要宗教中有关消除贫困的道德义务之“诸多共同理念和信念” 来结束极端贫困。

联合国和各国政府的其他发展机构,也越来越多地与宗教团体协作并建立伙伴关系,以解决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和贫困的问题。

这些例子包括在联合国成立一个跨机构工作小组,以研究如何与信仰组织在发展方面更好地合作,七月在巴黎召开的“良心峰会”以获得应对气候变化的更大支持,以及宗教与可持续发展的国际伙伴关系——德国联邦经济发展与合作部伙同其他国际发展机构的一个新尝试——的成立。

“宗教又回到了谈判桌上,”总部设在英国,一向寻求将宗教与环保团体以及发展组织如世界银行聚在一起,世界最古老和知名团体之一的环保与宗教联盟(ARC)秘书长马丁·帕尔默(Martin Palmer)说。
 
“感动心与智”

“我们的希望是,信仰实际上可以打动人的心灵和思想,而改变人们对可持续发展有关的全范围问题的行为,”深入参与早前一个世界银行/宗教项目,四月份提出的“极端贫困”之措施倡议者,以及布里斯托尔会议组织者的帕尔默先生说。

帕尔默先生和其他人表示,这种考虑宗教如何帮助国际发展机构实现其目标的思想转变,部分原因是人们逐渐明白到政府无法独力做这一切,他们必须更多地转向公民社会以应对全球性的挑战,而宗教,特别是作为公民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具有采取变革和改造的动机与能力的跟从热忱。

“我想一般而言,在发展对话中,对私人行动者的角色在发展的组织里扮演更重要角色的认识已日益增加,” 在世界银行集团领导基于信仰的倡导项目的亚当·拉塞尔·泰勒(Adam Russell Taylor)说。

“二十年前,ODA(官方发展援助)是发展的最大融资来源。现在私人业界已令ODA提供的援助黯然失色,而构成该业界的显著部分是宗教和信仰组织,”同时是美国浸信会堂的牧师泰勒(Rev. Taylor)说。

泰勒牧师说,对信仰团体在发展上的重要性之新理解,是通过 “发展中世界正变得更具宗教精神而非更少。”的认识而得到加强。

环保与宗教联盟秘书长马丁·帕拉莫(Martin Plamer)在英国布里斯托尔讲话。

新准则

这种趋势使多个联合国机构在最近制定了与宗教组织共事的准则。自2009年以来,至少有五个机构 ——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人口基金会 (UNFPA),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和联合国难民署(UNHCR) ——已联合制作并出版这些文件作为他们的机构的内部蓝图,以指导如何与宗教团体共事,凡愿意与联合国共事的宗教团体应如何作。

“与信仰组织共事,而成为许多关键的变革性机构之一的情况,不再是一个需要讨论,而是一个正在被考虑,有系统性,与他们中的志同道合之士刻意共事之举,” 联合国人口基金署(UNFPA)的准则如是说。

“此外,”准则还指出,“显然有一个重要的,基于信仰的平行发展领域的存在,它提供了很多发展中国家30-60%的保健和教育服务。在当前基本需求越来越难提供给一半以上的世界人口时,我们再也不能逃避对这些触及这么多人,提供这么多服务,基于信仰的平行干预措施的认可。其中许多是外联,资源和服务送达的关键场所。”

联合国人口基金署文化高级顾问阿扎·卡拉姆(Azza Karam)说,宗教已成为联合国的“新常态元素”。 “由于过去五到十年间所发生的事,联合国已将宗教从 ‘其他元素’—— 因为宗教问题和行动者就联合国的理解,不该是联合国系统的一部分 ——转变为“联合国似乎借用得不够多”的看法。

卡拉姆博士还表示,这种转变的部分原因是受一些假宗教之名暴力的增加,同时受一些宗教团体的福音宣传与劝改的崛起所驱动。 “这些趋势都使我们不得不关注宗教,”她说。

联合国人口基金署(UNFPA)文化高级顾问阿扎·卡拉姆(Azza Karam)是出席英国布里斯托尔SDGs和宗教会议的多名联合国官员之一。

动机的角色

世界银行对付极端贫困的倡举,凸显了趋势的另一面:最大化利用宗教团体因其道德与精神领袖的威望所具有的动员支援与鼓吹的能力之渴望。

起草道德当务之急的宗教组织之代表们很热衷于这一点。

“我们相信,信仰具有挖掘人类最深层动机的能力,因此能释放集体意志,并以一种将贫困的道德维度彰显出来的方式,来提高人们的意识,”巴哈伊国际社团驻联合国代表巴妮·杜加尔(Bani Dugal)说。

“所有个人都有责任帮助生活在贫困中的人。社团和机构都有责任创造根除贫穷的条件。世界各地的巴哈伊社区都在致力于从草根阶层开始,通过教育和其他进程培养自身能力以脱贫,并以赋能世界各地的个人成为自己进步和发展的主人公为目标。

“这些倡举也鼓励个人思考其对他人的社会责任。促进全人类福祉的措施,很大程度上被自身利益的追求与整体不团结的现象所阻碍,因此可悲的是,这似乎成了我们今天许多个人和机构追求的特征,”杜加尔女士说。

阿博都-巴哈所爱者啊!

 

要不愧为你父亲的好儿子和他那棵树的果实,要做一个由他的灵与心所生,而不仅仅是由水和泥所生的儿子。真正的儿子衍生于他的灵性。
我请求上帝,愿你随时得到确认,力量倍增。

——《阿博都-巴哈文选》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