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巴哈欧拉是谁?
发布时间:3/14/2016      浏览次数:2650

全世界数百万人都接受巴哈欧拉是上帝为这个时代所派遣的神圣使者。巴哈伊信仰是在祂的教义之基础上创建的。祂于1817年出生在伊朗的一个贵族家庭,虽然没有接受19世纪伊朗的正规学校教育,但是从儿童时期祂就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心智早熟;祂也对救助穷人展现出一种特别的热爱。祂的原名叫密尔萨?侯赛因?阿里,但是祂以巴哈欧拉之名自居,其含义是“上帝的荣耀”,是祂的先驱者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对祂的称呼。由于祂的教义,祂被驱逐流放长达40年,最终来到圣地,并于1892年在此离开人世。

巴哈欧拉的生平
在历史上,上帝通过一系列神圣使者向人类显示祂自己,其中每位使者都创建了一个伟大宗教。这些先知包括:亚伯拉罕、克利须那、琐罗亚斯德、摩西、释迦牟尼、耶稣和穆罕默德。

这些神圣使者中最近的一位是巴哈欧拉,祂为我们这个时代带来新的灵性和社会教义。祂教导我们上帝唯一,世界上所有宗教都来自上帝,人类必须在现在这个时代认识到其一体性并团结起来。

对于巴哈伊来说,巴哈欧拉拥有如此的地位,即使祂的照片也极为珍贵。因此,祂的照片只应该供信徒以极大的崇敬和尊重来瞻仰,不应该公开陈列,即使在巴哈伊信徒的家中也不可以。

巴哈欧拉圣作选集

    The Hidden Words 《隐言经》
    The Seven Valleys  《七谷经》
    God, His Manifestations, and Man  《上帝、上帝显圣者和人》
    The Spiritual Life  《灵性生活》
    The Civilizing of Human Character  《人类品格之教化》
    Building a Spiritual Civilization  《建设灵性文明》
    The Human Soul  《人类灵魂》
The Promise of All Ages  《众时代之允诺》

巴哈欧拉(1817-1892)——巴哈伊信仰创始者
1817年,巴哈欧拉出生在波斯的一个贵族家庭。祂的家族可以追溯到古波斯帝国的皇室,家里拥有大量财产和土地。祂放弃了家族地位带给祂的臣相职务,并因为祂的慷慨与仁慈而为人所知,深受国人爱戴。

在巴哈欧拉宣称支持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的启示后不久,祂就失去了这一特殊地位。在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被处死后,巴比信徒惨遭暴力迫害,巴哈欧拉不仅失去了祂的全部世俗财产,而且遭受监禁、酷刑和一系列的流放。祂首先被流放到巴格达。1863年祂在那里宣告祂就是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所允诺的那位显圣者。从巴格达巴哈欧拉接连被流放到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阿德里安堡,最后于1868年作为一名囚犯到达圣地阿卡。

在阿德里安堡和阿卡时,巴哈欧拉给当时的君王书写了一系列的信函,它们属于宗教历史上最非同寻常的文本资料。这些信函宣告了即将到来的人类统一和一个世界文明的出现。

祂号召十九世纪的君主、皇帝和总统们排除争端,削减军备,将他们的精力投入到世界和平的建立中。

巴哈欧拉在阿卡城以北的巴基与世长辞,并埋葬在那里。祂的教义早已开始传播到中东地区之外,今天祂的陵寝是这些教义引领下的世界巴哈伊社团的中心所在。

巴哈欧拉:上帝的显圣者
“我凝视着祂的面容。我无法描述它,但却令我永生难忘。祂的目光犀利如鹰,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饱满的天庭透射出力量和威权……不必询问眼前的这位是谁了!我向祂鞠躬致敬,因为人们对祂的忠心与爱戴足以令国王嫉妒,令皇帝艳羡!”

1890年剑桥大学一位著名教授爱德华?格兰威尔?布朗(Edward Granville Browne)如此形容巴哈欧拉。那时,巴哈欧拉已被囚禁和流放将近40年,祂的教义还不为人所知;而今天,祂已被世界上数百万信徒视为这个时代的上帝的显圣者,或者说神圣导师。根据巴哈伊信仰,上帝的显圣者包括摩西、亚伯拉罕、基督、穆罕默德、克利须那和佛陀,祂们在人类历史的不同阶段出现,创建了世界上的伟大宗教体系。祂们受一位钟爱的创造主派遣以教化人类,使我们认识并崇拜祂,并引领人类文明不断走向更高成就。

这些显圣者在创造界中有着独特地位。祂们具有双重本性:人性与神性并存。但是祂们又不等同于上帝,因为作为创造主,上帝是不可知的。关于上帝,巴哈欧拉有以下阐述:

实际上,祂由古至今以至永恒的将来,本质上始终是独一的、属性上是独一的、创造上是独一的。任何比较只适用于祂的创造物;任何所谓伙伴的概念,只限于为祂服务的凡人。祂的本质无限高超,不能为祂的创造物所描绘。只有祂独占着高超威严的宝座,拥有高不可及的荣耀。人心之鸟不论飞升得多高,都不能企望达到祂那不可知的本质的高处。是祂使整个受造界存在;是祂使万物在祂的命令下产生。

此外,在一篇祷文中与上帝对话时,巴哈欧拉写道:

祢高高在上,远远超越于任何衡量祢圣道之伟大的企图,超越任何寻求做出的比较,超越任何人类之口表达其重要性的努力!祢永恒存在,独一无二,并将继续存在于祢崇高的本质和无法达到的荣耀之高度。

当祢真要显示祢自己给人类,祢的确多次成功派遣祢圣道的显示者来到人间,并命定祂们成为祢的启示在祢的人民中的表征,以及祢那无形之自我在祢的造物中的启源……

在描述上帝的显圣者和祂们的创造主之间的关系时,巴哈欧拉用镜子进行比喻:上帝如同太阳,而显圣者是反射神圣之光的镜子,但是祂们决不可被等同于太阳:

这些圣洁的明镜……皆为宇宙之王的上帝及其本质和最高意愿在地球上的阐释者。祂们的知识和力量皆出自上帝;祂们的权威源于上帝。祂们面容的美丽只是上帝形象的反映;祂们的启示是上帝永生不灭之荣耀的表征。


巴哈欧拉在这个时代为人类带来的天启之核心是团结和正义。祂写的“万象之中唯正义最可爱”和“地球乃一国,人类皆其民”这两句话经常受到引用到。祂还断言:“唯有牢固地建立团结,人类才有望享得福祉、和平与安全。”这是上帝那神圣和全知的神医为我们这病患缠身的世界所开的处方。

虽然在当今世界如此表述已被纳入主流思想,但是我们只能想象E.G.布朗(E.G. Browne)在听到这样的话时有多么震撼。下面就是巴哈欧拉对他说的话:

你来看望一名囚犯和被流放者……。除了世界的福祉和各国的安康外我们别无他求;然而他们却认为我们想要挑起冲突和煽动叛乱,并加以囚禁和流放……。所有的国家应该团结在同一个信仰下,所有的人应该情同兄弟姐妹;人类之子间的友爱与团结的纽带应该加强;宗教间的分歧应该消除,种族间的差异应该摒弃——这些又有什么不好呢?……然而,这一切一定会实现;这些无益的冲突,这些毁灭性的战争必将结束,‘至大和平’必将到来……

出生在19世纪波斯的一个贵族家庭,巴哈欧拉本来可以安享一生的财富和安逸。然而,从很小的时候祂就对继承祂父亲在王室的职务不感兴趣,而更愿意将祂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帮助穷人。后来,由于对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信仰的支持,祂被关入牢狱,随后又遭到流放。(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于1844年在波斯宣告祂的天启,这一天启注定将应验伊斯兰教的预言。)

巴布(The Bab,旧译 “巴孛”)在祂的圣作中,暗示了世界上所有宗教中预言的那位允诺者即将来临。巴哈欧拉宣称祂就是那位允诺者。“这是永在之王,”对于见证了祂的天启到来的这个时代,巴哈欧拉如此颂扬道,“这个时代见证了那位在各时代被誉为世界之渴望的至爱者的来临。” 祂在另一篇文章中宣称,“我就是祂,那位以赛亚以及旧约和福音书中赞美过的那位应诺者。”关于祂自己,祂如此写道:“在我的神殿中看到上帝的神殿,我的圣美中看到祂的圣美,我的存在中看到祂的存在,我的本我中看到祂的本我,我的行动中看到祂的行动,我的应许中看到祂的应许,我的文笔中看到祂的文笔,祂是全能者,受万众颂扬者。在我的灵魂中除了真理别无他有,在我身上除了上帝别无他视。”关于祂的使命,祂说:

当整个创造界被唤醒,整个地球开始颤动,当祢的圣名之甜美气息几乎停止吹向祢的王国,祢那仁慈之风在祢的国度中停息,祢确然以祢的威权从祢的仆役中唤起,并命我在祢的子民中展现祢的无上威权。因而在祢的帮助下,我在祢的所有造物面前挺身而起,召集万众到祢尊前,并向所有祢的仆役宣告祢的恩惠和馈赠,邀请他们转向这神圣之洋,其中每一滴水都在高声向生活在天堂和地球上的万物宣告,诚然,祂是所有生命之源,全体造物的唤醒者,所有世界的爱慕对象,每颗理解之心的至爱者,以及所有亲近祢者的渴望。

正是在祂最初被囚禁时,巴哈欧拉首次经历神圣天启。对此祂写道:

“在被囚禁于德黑兰这所牢狱的日子里,粗砺沉重的锁链和浑浊恶臭的气味使我难以入睡。可就在这难得的短暂睡眠之中,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自头顶涌向胸膛,仿佛是一股瀑布自高山之巅飞速倾泻大地。于是我浑身上下都如同着火一般。此时此刻,我嘴里念念有词,可无人能听见。”

在祂经受的长年流放期间,巴哈欧拉启示了相当于100多本的圣作。其中包括神秘主义作品,社会和伦理方面的教导,律法和规范,以及向世界上君主和统治者传达祂所带来启示的无畏宣言,包括拿破仑三世、维多利亚女王、庇护六世教皇、波斯国王、德国的凯撒?威廉一世、奥地利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以及其他统治者。

在巴哈欧拉的启示认为人的本性是尊严而高贵的。祂在一篇启示中以上帝的口吻写道:“灵性之子啊!我使你生来高贵,而你却自暴自弃。为着你的创生,你要挺而奋起!”在另一篇启示中祂写道:“人就好比富矿,隐含无价珍藏。惟教育能掘而显之,使人类从中获益。”祂宣称,每个人都能够认知上帝;唯一需要的是超脱:

当人类灵魂涤除所有世俗的依恋,它将始终能够感知到至爱者的气息,无论两者之间相隔多远,并将在这芬芳气息的引导下,到达确信之城。

……这确信之城正是在每个时代和周期启示的上帝之言。……所有赐予天国和尘世的指引、福佑、学识、理解、信念和确信都珍藏在这些上帝之城中。

阿博都巴哈是巴哈欧拉的儿子,也是巴哈欧拉命定的继承人,祂这样描述祂父亲的使命:

祂忍受这些磨难,遭受这些不幸和困苦,为了使无私与服务可以在人类世界得到体现;使“至大和平”成为现实;使人类灵魂可以散射出天使般的光辉;使上天的奇迹在人间出现;使人类信仰得到加强和完善;使上帝赋予人的宝贵恩赐,即人的心智可以得到充分的发展;使人成为上帝的映像,正如圣经中所言:“我们将按照我们自己的形象创造人。”

简言之,天佑美尊[巴哈欧拉]经受所有这些磨难和不幸是为了使我们的心灵得到启发,我们的灵魂得到美化,我们的缺陷成为美德,我们的无知变为知识;使我们可以实现真正的人类成就并获得上天之恩泽;使我们这些尘世的旅行者能够行走天国之路;使穷困的我们获得永久生命之珍宝。为此祂承受这些苦难和伤痛。

巴哈欧拉在1892年离开人世,逝世时依然是名义上巴勒斯坦的一名囚犯。一百年后,为了纪念巴哈欧拉逝世一百周年,巴哈伊国际社团把1992年定为圣年。在那一年的五月,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几千名巴哈伊组成的代表团来到祂位于圣地的陵寝前向祂致敬。到了十二月,约27000名巴哈伊聚集在纽约市,在尊敬和愉悦的氛围中庆祝巴哈欧拉圣约的颁布,这是这一圣约维护了巴哈伊信仰的团结。此外,一份用于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了解巴哈欧拉生平和使命的声明也在这一年发表。

我们邀请你更深入地了解巴哈欧拉的生平与使命,学习祂启示的祷文和圣作,探索祂震惊世界的“众时代之允诺者”之宣称,以及祂允诺的“这些无益的冲突,这些毁灭性的战争必将结束,‘至大和平’必将到来”之未来。

 

Copyright © 2019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    巴哈伊 社区建设 赋能 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