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行动 > 其他
催化教育革命:布鲁金斯学会重视巴哈伊项目
发布时间:4/18/2017      浏览次数:6557

华盛顿 2017年3月19日——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全球为儿童提供受教育机会取得了巨大进展。然而,教育领域的研究表明增长的教育并没有自然而然地导致响应学习的增长。联合国预测有2亿5千万儿童不管他们有没有进入学校,仍然不会读写也不会基本的算术。对如此的“学习危机”,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一家主要智库于2015年启动了一项称为“百万学习”计划。 此研究旨在确定教育性干预,不止针对提升学校教育,而且也指学习本身。

在农业和其它实践行动中SAT项目通过给学生提供机会学习数学和科学搭建理论于实践之桥。

报告中特别提到的一个项目是从巴哈伊理念发展而来的的一项倡议“辅导学习制”(SAT,英文Tutorial Learning System)。 自70年代在哥伦比亚发展起来,SAT已扩展到整个拉丁美洲涉及30万学生,至此已被众多政府所认可。

在洪都拉斯SAT的项目中一组7年级的学生学习如何农耕犁田。

“百万学习”报告重点提出14个教育项目,这些项目都表明增进的学习成果来自学校教育的创新。此报告中的一个主要标准是参与的项目要能达到一定规模并且可以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在其它条件下也能够实施。

按照布鲁金斯报告中的说法,SAT“通过转变教育的概念,设计和传达进而催化了教育革命”。“SAT与传统的中学和高等学校模式绝然不同,在很多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杰妮波曼罗宾逊说,她是布鲁金斯学会撰写此报告的作者。“它强调的技能远非传统的学术技能,更多的是道德和品格的发展,也说明了学习可以是更广泛的一件事情。”

一位SAT辅导员跟学生讨论如何在洪都拉斯种植丝兰

在SAT项目下所有努力的背后蕴含着这样的哲学,那就是滋养有社会意识的年轻一代来支持和发展他们自己的社区。 在乡村教育中的创新就是重新定义了学习是一项基于行动和研究过程的道德努力。SAT通过连接教室和实践项目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比如鼓励学生结合蔬菜生长来学习数学和科学, 或者运用他们的语言能力组成小组来提升读写能力。

一群洪都拉斯的SAT学生在准备种植庄稼的耕地

SAT最初由NGO组织FUNDAEC(科学运用和教学基金会)发展起来推动乡村社区的进步。FUNDAEC当初设想SAT作为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的一项战略,而非填补中学教育空白的项目。然而,很快发现教育则是达到其目标的方式。

一个关切社区银行的课堂

SAT和其它一些广泛被接受的教学模式的一个显著区别就是“辅导员”制。在SAT工作的老师被认为是“辅导员”,他们的职责是为指导并为学习进程创造条件,并不仅仅是传递信息。布鲁金斯报告中写道,没有等级制度是“一个明显的特征”,因为这创造了辅导员和学生之间相互尊重和信任的文化。“这种关系极大地改变了教学过程,”报告称,“这种区别更广泛地反应在项目重点是对话和讨论,同时也取消了常规模式下小组中老师学生的练习。”

SAT学生在学习农业

除此,不像传统的教育模式,SAT非常注重社区服务。“社区服务并不只是看作教学的辅助,而是核心课程的一部分。”罗宾逊女士解释道。“当我们把这些基于SAT框架的理念介绍给他人时,很多人的反应都是‘我很感兴趣,但这只是乌托邦’”,艾尔瑞莫夫葛理翰姆,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教授说,他也是“开放意识,促进生命: 洪都拉斯教育和女性权力”一书作者,“但是这并不是乌托邦,而确确实实被执行,试验并提炼过的。这是一种能够和特别并且精确的概念框架结合起来的教育项目,这种概念框架也是基于先进文明知识的体系,这是可行的。我们不仅仅在谈遥远的未来。我们是在讨论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就在我们的脚底下,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

SAT学生展示他们努力的成果

SAT项目报告,题为“SAT:重新定义拉丁美洲的乡村中等教育”,由克里斯提娜库瓦克和杰妮波曼罗宾逊撰写,发表在2016年七月的布鲁金斯中心普世教育期刊中。拷贝请访问在线地址

一群SAT学生在哥伦比亚,1982

摘自:Catalyzing an education revolution: Brookings Institution highlights Baha'i-inspired program

相关阅读:乡村发展: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关注的核心

 

     诚实是通向人民安宁与安全的至伟之门。每一事物的稳定都一直取决于并且确实取决于它。权力、地位与财富的所有领域都由它的光照亮

 

——巴哈欧拉

《巴哈欧拉书简集》

Copyright © 2017 澳门巴哈伊团体 All Rights Reserved.